Drunken Life Dying Dream《 醉生與夢死》
272
portfolio_page-template-default,single,single-portfolio_page,postid-272,stockholm-core-1.2.1,select-theme-ver-5.2.1,ajax_fade,page_not_loaded,vertical_menu_enabled,paspartu_enabled,menu-animation-underline,side_area_uncovered,wpb-js-composer js-comp-ver-6.1,vc_responsive

Drunken Life Dying Dream《 醉生與夢死》

《醉生與夢死》 

 

醉生與夢死 遺忘或銘記
功利浮泡沫 靈魂待夢死
空虛蒙詩意 團聚猶分離
軀殼附醉生 夢想無故里

關於作品

 

這個系列混合了裝置、攝影、自釀啤酒為主要創作媒介。我以一個兩人對飲的酒局為喻,借用了電影《東邪西毒》(王家衛導演・1994年)中出現一種可以讓人忘記往事的酒「醉生夢死」,營造一個兩人飲酒後各自離開的場景。喝酒過後的結局是一人忘記了很多事,一人卻對往事記得很清楚。我以這個故事為藍本,自釀出兩款啤酒「醉生」和「夢死」,開展了作品對關於香港的感受。本來兩人同桌,生活價值相近,但政治環境的改變,兩人對香港選擇了不同的方向,有些人選擇忘記一些往事,有人卻記得更清楚,反映了香港人之間近年來出現的撕裂狀態。

回歸二十年後香港的面貌,一部份香港人繼續過著沉醉般迷糊的生活,也有清醒的人看著夢的死去,面對著回歸後的狀況,開始分裂地向兩個方向面前進,人去桌空只剩下酒樽,所謂的團結都是空談。

觀眾也可以一嘗此兩款自釀的啤酒,自由選擇「醉生」和「夢死」或者全部,喝過後當然不會自動忘記往事,而是我們經過思考後選擇性去遺忘。另外,自釀啤酒也是一個有關藝術家群組的實驗項目,不單純生產,而是更長遠的互助項目。

裝置方面,一張桌子被切割後重新合併,但接合的位置出現了誤差。分割開再重合的桌子一道裂痕,留意桌面和桌腳兩則,接合的誤差喻意為香港回歸後與中國所出現一種貌合神離矛盾狀態。桌子上方,一個竹籮改裝成的可旋轉燈光,於上方不停自轉,營造一種喝醉後天旋地轉的效果,遠處另一個竹籮燈則以”鳥籠”的形態,為場地透出昏暗的燈光。桌子背後的攝影作品,利用菲林雙重曝光的方法,以直接的視覺方式喻意我們的城市長期浸淫於酒精和泡沫之中。

展覽紀錄

“Wan Chai Grammatica: Past, Preset, Future Tense”, Pao Galleries, Hong Kong Arts Centre,Hong Kong

2018
Wan Chai Grammatica: Past, Preset, Future Tense”, Pao Galleries, Hong Kong Arts Centre,Hong Kong